点击收藏 | 设为主页 | 手机版
首 页 > 媒体师大 > 正文

《中国社会科学报》:“空巢老人”心理状况研究

  编辑: 李国华     发布时间:2018-04-23 15:04:55     作者:教师专业能力发展中心 李西营      

4月23日,《中国社会科学报》在第六版显著位置刊登了我校教师专业能力发展中心李西营副教授等的署名文章“‘空巢老人’心理状况研究”。文章链接:http://news.cssn.cn/zx/bwyc/201804/t20180423_4208574_1.shtml

全文如下:

“空巢老人”心理状况研究

作者:李西营 王露莼 张竞扬 谭祖渝《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04月23日006版)

空巢老人的空巢综合症(empty nest syndrome)是指父母因子女离开家庭产生了不良感受或情感压力,造成的一系列身心症状,主要包括:焦虑、失落、抑郁、恐惧、失眠、头痛、食欲不振等,如果这些心理症状持续时间较长,并且得不到有效的处理,就会导致老人变得孤僻、自闭、内分泌紊乱、免疫力下降,更为严重的还可能导致老年痴呆。以往很多研究得出空巢老人会出现空巢综合症的结论,但实际情况是否如此?本文对此进行进一步探究。

得出“空巢老人会出现空巢综合症”结论的研究方法主要是依靠老人对生活的整体追溯性评价,但回忆偏差对老人的自我评价有较大的影响,即老人对自己生活的整体主观报告可能无法真实地反映老人的日常情绪体验和生活质量。而日常经验取样法(experience-sampling method, ESM)由于能排除整体判断所造成的记忆偏差,被认为是测量情绪体验和生活质量等主观态度的黄金标准,本研究便采用此种方法。

日常经验取样法的基本过程是在一个较长的时间段内(一般是7—14天,甚至是90天),以一定的时间间隔,通过一些远程设备(如传呼机、手持式计算机等)发出信号,提醒研究对象完成相应的测试或自陈报告,从而对个体的即时情绪体验、情绪调节、当下进行的活动等有关的信息进行测查。

本研究中,我们的日常情绪取样周期为14天,采样时间范围设定在早上8点到晚上10点之间,老人每天随机选取5个时间点进行情绪体验取样,两次取样的时间间隔至少60分钟。使用工具为情绪体验记录单,即积极情感—消极情感量表(positive affect and negative affect scale, PANAS),被试根据自己即时的情绪体验在7点李克特式量表(1代表根本没有,7代表非常强烈)上填写自己的情绪体验。共包括20种情绪,即10种积极情绪:感兴趣的、兴奋的、坚强的、充满热情的、自豪的、警觉的、受鼓舞的、意志坚定的、专注的和有活力的;10种消极情绪:坐立不安的、心烦的、内疚的、惊恐的、敌意的、易怒的、羞愧的、紧张的、心神不宁的和害怕的。参与该项研究的老人共计232人,其中空巢老人156人,空巢老人比例为75.86%。该项研究共收集日常情绪体验取样数据点16240个,其中有效数据点16017个。日常情绪体验研究中常用能反映出老人情绪体验和生活质量的指标,主要包括:情绪强度与情绪频率、情绪平衡度、情绪复杂性、情绪细腻度和情绪不稳定性。

1.情绪强度与情绪频率。情绪强度是指老人体验到某种具体情绪时,所报告的情绪体验的主观强度。在评定PANAS量表时,1—3分的选项分别为“根本没有”“基本没有”“没有”,若被试评分在1—3分,说明被试在此刻几乎没有体验到该情绪。故此,老人具体情绪体验的强度即为老人在对该情绪评分大于3分的所有评分的总和均值。将每位老人在10种积极情绪和10种消极情绪的情绪强度分别加总平均,则得到积极情绪强度和消极情绪强度。情绪频率为老人在一段时间内体验到某种具体情绪的频率,即老人体验到该情绪(对该情绪评分大于3)的次数在所有次数中所占的比例。将每位老人在10种积极情绪和10种消极情绪的情绪频率分别加总平均,则得到积极情绪频率和消极情绪频率。

该项目的研究结果发现,有4485个采样点的平均积极情绪在1—3分之间,表明没有体验到积极情绪或积极情绪非常轻微;有9488个采样点的平均积极情绪在3—5分之间,说明老人感受到了较低强度的积极情绪;有2044个采样点的平均积极情绪评分在5分以上,表明老人体验到了中等或较高强度的积极情绪。有13764个采样点的平均消极情绪在1—3分之间,表明被试处于无消极情绪或消极情绪非常轻微的状态;有2117个采样点报告的消极情绪在3—5分之间,表明被试感受到较低强度的消极情绪;有136个采样点被试报告的平均消极情绪得分在5分以上,说明被试感受到中等或较高强度的消极情绪。

我们对全体老人在20种情绪的平均情绪频率与强度进行了描述性统计分析,老年人的积极情绪强度较高,而消极情绪强度较低,同时积极情绪的频率明显高于消极情绪频率。在日常生活中,老人感受到的各种积极情绪没有明显区别,而在消极情绪方面,心烦、紧张的情绪出现较为频繁。总体来说,老年人的情绪状态表现出积极而稳定的特点。

就空巢老人和非空巢老人比较的结果来看,空巢老人的积极情绪的强度和频率都要好于非空巢老人,而在消极情绪的强度和频率上,空巢老人和非空巢老人之间不存在差异。

2.情绪平衡度。积极情绪和消极情绪所占总体情绪状态的权重决定了个体的主观幸福感的心理健康水平。将每位老人在每个情绪取样点评定的积极情绪得分减去消极情绪得分,计算出情绪平衡性(affect balance),再将其所有取样点的情绪平衡性的分加总平均,算得该老人的情绪平衡性总分。从该项目的研究结果来看,空巢老人的情绪平衡度要高于非空巢老人,这说明空巢老人拥有更高水平的主观幸福感。

3.情绪复杂性。情绪复杂性指标包括混合情绪和情绪广度两个方面。混合情绪是指老人能同时体验到的积极与消极情绪中多种情绪次数的多少——反映了个体所体验到的正、负情绪相对独立性。情绪广度的计算采用主成分分析法,对个体在所有取样点的情绪数据点进行主成分分析,从个体的众多原始数据点中提取出少数几个能最大程度反映个体情绪状态的主要成分,提取出的主成分个数反映了个体在这段时间里情绪体验的范围和广度。主成分越多,表明个体体验到的情绪种类越多,即情绪广度更大。

4.情绪细腻度。情绪细腻度是指若个体能够很好地将自己所体验到的情绪与其他情绪相区分,那么个体在这几种具体情绪上的评分应是有偏重的,偏离程度越大,个体对情绪的区分能力越强。其计算方法是计算每位被试在所有时间点对10种积极情绪评分的标准差均值作为积极情绪细腻度的指标,以及10种消极情绪评分的标准差均值作为消极情绪细腻度的指标。

5.情绪不稳定性。包括一般变化率和急性变化率。一般变化率的指标采用均方相继差(mean square successive difference, MSSD),MSSD是一种基于连续变化的度量方法,通过随时间的变化和时间的依赖程度来量化情绪不稳定性。MSSD关注的是整体的不稳定性。当研究者对某一个特别显著的变化感兴趣时,如从上一刻到下一刻消极情绪的突然增加,急性变化率(probability of acute change,PAC)能够填补MSSD的缺陷。

该项目的研究结果(如表所示)发现,空巢老人和非空巢老人在情绪复杂性、情绪细腻度和情绪不稳定性方面不存在差异,因此至少空巢老人在这些方面的表现并不比非空巢老人差。也就是说空巢老人并没表现出空巢综合症,反而在某些方面比非空巢老人体验到了更多、更强的积极情绪。还有些研究者认为空巢老人的心理发展具有两面性:一方面,老人通常会觉得被子女抛弃或孤立,从而变得悲伤、焦虑、抑郁、失去信心、低自尊甚至自我否定等;另一方面,老人会采取积极应对策略,经过一段时间的角色适应后会逐渐找到新的生活目标。例如,有些空巢老人正因为孩子不在身边,反而能充分享受自由,用更多的时间去享受生活、结识朋友、休闲娱乐等。

(本文获国家社科基金项目(15BSH084、16BSH101)和陕西师范大学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项目(GK201603130)资助)

(作者单位:陕西师范大学现代教学技术教育部重点实验室、教师专业能力发展中心)

上一篇:《陕西日报》| 游旭群:与书籍结下终生的友谊
下一篇:中央统战部网站推介我校少数民族学生教育管理服务工作创新做法

师大首页 | 学校办公室 | 宣传部 | 红烛网 | 图书馆 | 为学网 | 后勤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