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收藏 | 设为主页 | 手机版
首 页 > 美文选登 > 正文

一袭华美的袍

  编辑: 石萍     发布时间:2013-12-20 09:35:36     作者:马路平    
    张爱玲一生的传奇,可从她少年时的文章《我的天才梦》中得惊鸿一瞥,正如她文中写的“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蚤子”,早知早熟的个性和对世事人情的独特理解使“苍凉的手势”指射了她的整个人生。
 
    大部分张爱玲的作品都被一种浓郁阴湿尖酸味笼罩着,人物的命运就像她记忆中父亲的房间一样,烟雾弥漫,整个房间只有下午的光阴。从事文学研究的夏志清首次将张爱玲纳入了文学史研究的领域,并对《金锁记》下了一个惊人又服人的断语:这是中国自古以来最伟大的中篇小说。事实上,二十多岁的张爱玲达到了创作巅峰期,自此之后,少有像《金锁记》这样精致又自然的佳作。
 
    她的创作和她的人生经历密不可分,23岁遇到胡兰成,才子佳人自由结合两年后分离,之后辗转去了香港和美国,在美国与剧作家赖雅结婚,后多次搬家,她以英文写作,费尽十几年功夫却一直得不到美国读者的欣赏,生活并不如意。不爱交际的张爱玲自离开上海后,就与亲人断了联络,身边只有少数谈得来的几个朋友偶尔通信来往。在张爱玲深感大限将至时,将写好的遗嘱寄给一位好友,可是好友并未在意,在三年后即1995年9月突然得知张爱玲逝世的消息,才想起那份遗嘱。张爱玲传奇式的逝世一如她的传奇人生——那一“苍凉的手势”永远定格在读者的心中。

    张爱玲成名于战乱年代,战乱成就了她,也让她在成名后的当口从此“萎谢”了,也许有人将其归于她与胡兰成的情感分离,可是她对待爱情和别的事物是一样的态度,三分热诚,七分哀婉。殊不知童年时期家庭的阴暗和束缚让她早已对一切永恒失去了希望,她把人间的温暖看做奢侈品一样的物什,一点点炽热已经足以燃烧整个生命。她常把“晚了,就来不及了”挂在嘴边,似乎既是对成名的渴望,又是对人生不确定的疑惑。“想做什么,立刻去做,也许一迟就来不及了。‘人’是最拿不准的东西。”
 
     在跨越了民初、抗日、沦陷和建国的时代,她对物的喜好,对人的冷淡,不得不说是一种别样的心理寄托。在《更衣记》的末尾,她描绘了这样一幅动态:一个小孩骑着自行车冲了过来,卖弄本领,大叫一声,放松了双手,摇摆着,轻倩地掠过人群,满街人充满了不可理喻的敬仰之心。写到这里,她随笔发挥:“人生最可爱的当儿便在那一撒手吧?”
 
    如今人们熟知她的一些语录,却对她的作品和思想浅尝辄止。与张爱玲有关的书籍,封皮大多是她穿着一身暗紫色旗袍的那张照片,高高抬起的额头,锐利的眼神,冷僻的嘴角,双手掐腰,一幅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模样。可是这样的女子偏偏最爱人间烟火,最爱人间的色香味,对生活的情调最是熟悉。这是怎样一个奇女子啊!?( 作者系新闻与传播学院2012级硕士研究生)

上一篇:人之成熟
下一篇:秋思

师大首页 | 学校办公室 | 宣传部 | 红烛网 | 图书馆 | 为学网 | 后勤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