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收藏 | 设为主页 | 手机版
首 页 > 美文选登 > 正文

我的老师,老许

  编辑: 石萍     发布时间:2013-12-20 09:30:32     作者:牟庆红    
     “看你这傻样,怎么样,吓到你了吧”,真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我的高一英语老师老许总爱突然从某个角落中笑呵呵地出现。
    老许,是我们班的同学对她的“爱称”,她大名叫许晓莉。高一时,我还是个胆小怕事的小丫头,不爱说话,总是一个人呆呆地看着天,梦想自己可以拥有一片云朵,然后坐在上面游遍世界。不知老许是何时闯入我平静的生活,顿时让我措手不及。
    那天,太阳晒得大地暖暖的,我伏在桌上尽情享受日光,就在这时,一个黑影闪过,用宽厚的手掌摸摸我的头,我疑惑地抬起头,猛然间发现是老师,我一个激灵站了起来,嘴里含糊地嘟囔了几句。她告诉我,说是路过,看我平时也不发言,就特别关注了我。而且她当时见我穿的衣服脏脏的,就笑呵呵地对我说:“看你这傻样儿,怎么样,吓到你了吧,衣服像好多年没洗似的,啥时候去我家,我给你洗。”我呆呆地望着她,不知所措。从小到大,因为不爱说话,学习一般,而不被别人注意,老师们对我的印象一直都是,这个孩子很乖。当时,我觉得老许很特别,因为她关注了一个默默无闻的“中等生”。
    我不明白是不是因为这意外的关怀而感动,但从那一秒开始,我鼓励自己在她的课堂上发言,让自己变得胆大,我试着去问她题,纵然自己的手分明抖得厉害。可现在,因为这个老许,我想要改变,每次我颤巍巍地站起来回答问题时,她总是用柔和的目光看着我,笑眯眯地说:“very good,you are the best ”。经过我的不断尝试,我渐渐摆脱了“默默无闻”的记号。那一年的冬天来得很突然,一场意外的瓢泼大雨将我们这座山城浇了个通透,人们因此裹上了厚厚的棉袄。我们中学虽然是全市最好的,但是教室除了教学用具,任何保暖的东西都没有,只有几乎是人手一份的红薯,给予大家一丝温度。于是教室里弥漫着让人昏昏欲睡的香味,一到下课,大家果断趴下。老许对此怒而不语,但她却悄悄地潜入我们班后门,从我们的身后进行伏击,果然百发百中,被伏击的孩子都如触电般的目瞪口呆。班上的睡神全被她吓醒了,不敢再睡,唯恐她会突然冒出来。
    就这样,在老许的不断惊吓中,一晃便是一年。高二了,因为分科而使班里的气氛很紧张,我毅然选择了文科,而老许却被调去理科部。我认为,也许这就是我们分开的日子。那天,我一个人去商店挑了件小玩意儿,用精美的盒子包装好后,附带一封我对她的感谢信,悄悄地放在她办公桌上然后迅速“逃”了出来。那时,充满窃喜和紧张的我,脸被涨得通红。后来,她托人带口信给我,说她有空会来看我,那天的一切令我感到很温馨。
    随着时间推移,我以为自己会从老许的记忆中消失。但第一次期中考试,她打消了我的顾虑。我去找班主任时,刚探头向里面望,竟发现老许在那里和班主任聊得正起劲,于是我悄悄地掩上门。当天下午,班主任找我谈话,他告诉我,老许很是关心我的成绩,尤其是我日益退步的文综,老许说我是个可塑之才,请班主任多辅导辅导我。听到这些,我心里既温暖又惭愧,我很难想象她当时听说我差劲的成绩时的表情。不管怎样, 很显然,她心里放不下这个不太说话的我,放不下那些高一陪伴她的孩子们。那是个晴朗的天,她身上揣了许多的糖,手拿一把长枪,像一个战士般,雄赳赳,气昂昂的出现在我们的视线里,我们都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反正就是觉得很好玩。只见她挥舞着长枪,笑嘻嘻地掏口袋,把大把的糖塞进我们手里,然后就开始吹嘘起自己手上的那把枪,说是祖传的真家伙,让我们见世面。我们哪里识货,只在那里一个劲吃糖。谁能体会到一个年过半百的人,为了见我们,扛着重重的枪爬上六层楼,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她好傻,我们也好傻。
    我们那一届是老许带的最后一届。毕业那天,班级里有欢快,有伤感,五味杂陈。老许上楼来找我们,要合照。我觉得嗓子顿时像是呛了东西,想好的“台词”一句也说不出来,老许的声音也哽咽了,我们抱在了一起,感觉我所谓的毕业不仅仅是在告别彼此的陪伴,更是在向老许的教学生涯告别。教了30多年书的人马上就要离开自己的岗位了,每每想到这里,眼前总是浮现她那步履蹒跚的样子,心情是那么的苦涩。“看你这傻样儿”,老许经常这样和我们打趣,可是当我们回头望去,想继续和她调侃时,她的背影却渐行渐远。
    就这样,不知过了无数个春秋,爬山虎在我的记忆中仿佛缓缓爬满了高中的教学楼,那个阳光下慈爱的脸庞经常在我的梦中出现,我想你了,老许,我的高一英语老师。
 

上一篇:秋思
下一篇:迟到了四十年的汇报

师大首页 | 学校办公室 | 宣传部 | 红烛网 | 图书馆 | 为学网 | 后勤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