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媒体管理平台 | 点击收藏 | 设为主页
《陕西师大报》总第601期 八版:八版副刊 返回目录

第一首诗

2018-11-30 11:14:28
来源:校报
作者:王琪玖

每每春上柳梢头,我都会想起我在《陕西师大报》上发表的那首《七律·咏柳》诗来。


那是1981年3月的一天,《陕西师大报》复刊的消息传到了中文系的同学中间。我们班上的爱好文学的同学们表面不动声色,但各个都在暗地里写呀,改呀,悄悄地把自己的作品寄了出去。


我也不例外。可现实是,我还没有真正写过诗呢!入校前虽然在农村写过些“三句半”“快板”,可那全是照猫画虎,截长就短的应景玩意,跟真正的诗一点边也不沾。不过,我在庄里镇当瓦工的那两年里把一本《唐诗三百首》翻得都快烂了。“读破唐诗三百首,不会做来也会吟”嘛!因此,我也跃跃欲试,也想来个一鸣惊人。


可是,写什么呢?写入学感受?写考学的艰难?写对校园的赞美?写生活哲理……想来想去,还真没个题材好写。一连好多天,我的心思都在选材构思投稿作品上,日思夜想,甚至夜不能寐。


一个雨后的傍晚,我手握着一本书,在图书馆北边通往教学一楼的路上走,走着走着,头发好像被什么轻拂了一下,抬头一看,是路边的大柳树在春风里轻摇着长长的带着芽苞和嫩叶的柳条。啊,春天了啊,去年冬天黑干黑干光秃秃的柳树活过来了,发芽了!啊啊,这跟我的人生际遇不是有点像嘛!我高中毕业后在农村呆了七年,本来想着认命当一辈子农民,可是恢复高考,我考上了陕师大,人生命运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我自己掌握了自己的命运了呀!啊,这……恍然一下,脑子里跳出这么两句:“绿云曾被风吹尽,如今喜雨又翻新”……


——咦呀!灵感来了!


我赶紧走进教室,坐下来,拿出笔纸,迅速地把这两句写下来,浑身燥热,脑子发涨,眼睛盯着这两句,感慨万端!本想着趁热打铁写下去,可是七律,听老师说,要讲究对仗、用典、平仄、压韵哩,这这这,下面咋写呀,写啥呀?猛然想起,既然我的人生际遇跟柳树相似,何不把我的人生际遇和感受寄托在柳树身上,借咏柳来抒发自己的感情。过去,“四人帮”把知识分子当成臭老九,批来斗去,说什么知识越多越反动,如今,知识分子头上臭老九的帽子摘掉了,臭老九变成香老大了!全社会都尊重知识,尊重知识分子了!哪一个知识分子不是对党感恩戴德,恨不得把自己的知识和生命交给党,为社会主义建设做出新贡献——我跟全国的知识分子同呼吸共命运呀!这……我忽而灵机一动,就有了下面两句:“十年冰雪千秋恨,一朝春晓万世心。”十年对一朝,冰雪对春晓,千秋对万世,而且,尽、新、恨、心,对仗、压韵呀!品味着这两句,我自己把我自己都感动了!思维也就更活跃了,下面几句应手而出:“枯枝犹存长青志,新芽倍感春恩深,忍将旧絮埋水底,似火柔情化浓荫。”


啊哈!成了,凑成一首了!啊哈!


我看着凑成的这首诗,默默地唸着,心潮起伏,心情激荡!我竟然作成一首七律!


当然,那时候,我表面上还是压得稳稳的,谁也没让看。事实上,我上面那几行诗句,并不是当时一气呵成的,而是后来改了又改。大概费了一个星期吧,我终于以《咏柳》为题,把这首诗抄写在绿色的方格稿纸上,投进了挂在校行政办公楼前的征稿箱里。


大概过了不到半个月吧,有一天晚上刚上自习,不知是谁发现刚分发的《陕西师大报》上有我的一首诗,就大声喊起来了。喊声响起来的时候,我刚好也拿到了分发的报纸。我的心咚咚地跳着,目光如电,一目十行,在报纸上迅速地扫描,啊,四版上,副刊栏里,小小的一块,用花线框架框着,楷体字,是我的那首《咏柳》!


我默默地看着,不出声地唸着,啊,一字未改!只不过,它变成铅字了,散发着淡淡的好闻的油墨的清香……


这首诗,我得了二元稿费。然而,这首诗带给我的,却是我一生对文学创作的狂热和挚爱!此后,我不断地给《陕西师大报》投稿,还被《陕西师大报》校报编辑部指定为学生编辑组的组长!


(作者系我校校友)






上一篇:海上有台录梦机

师大首页 | 学校办公室 | 宣传部 | 红烛网 | 图书馆 | 为学网 | 后勤集团